一汽、兵装掌门人互调 发力自主迎背水一战
稿源:中国青年报  2017-08-17 09:53:26 报料热线:51850000

   一汽兵装掌门人互调 发力自主迎背水一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程鸿鹤

  近日,中国汽车业再次迎来最高级别管理者换岗。8月2日上午,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高选民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徐留平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其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职务;徐平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继2015年曾经执掌一汽的竺延风与时任东风掌门人徐平罕见互调,分任两大集团董事长之后,国内汽车行业三大央企之间的第二轮人事调整。

  两大央企的换帅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强烈关注。8月1日,官方宣布换帅前夕,一汽夏利以涨停收盘,一汽轿车当日的涨幅则为2.74%;8月2日,一汽系个股仍旧拉升明显,当日一汽夏利涨幅3.35%,一汽轿车涨幅0.4%。

  资料显示,现年60岁的徐平1982年进入第二汽车制造厂,2010年成为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2015年5月,徐平北上长春,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在一汽期间,他承担起一汽反腐风暴后稳定军心,重构内部秩序的重任。2017年上半年,一汽轿车实现扭亏为盈,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为2.7亿至3.3亿元。

  1964年出生的徐留平2000年加入中国兵器装备集团,11年前开始执掌长安汽车。在徐留平任内,长安汽车从一个偏安西部一隅,以“微车见长”的老军工企业发展为全国排名第四的特大型汽车企业集团,更连续十年蝉联中国品牌汽车销量第一。

  有业内人士表示,“二徐对调”对于一汽和长安的意义非同寻常。特别是对于一汽来说,徐留平的到来将为一汽自主品牌的变革带来亟需的发展经验。同时,相对于已经年届60的徐平,这位年仅53岁的车界少帅将有足够的时间完成顶层设计,振作一汽自主板块的同时,推动一汽进行行之有效的国企改革。

  以锐气破暮气

  当人们还在惊叹于徐留平4月在长安“生命动感 智色双旋”发布会上身骑高头大马压轴登场时,一纸调令让这位在兵装集团工作了数十年的车界少壮派开启了北上的征途。

  回顾徐留平执掌长安的十余年历程,可以用“先苦后甜”来概括。2006年,长安才真正开始进入轿车领域。那时,中国轿车市场被合资品牌牢牢占据,自主品牌乘用车中仅有QQ、比亚迪F3、夏利等车型在A00级和A0级轿车领域与合资品牌错位竞争。不可否认的是,彼时,虽然长安的自主轿车梦已经酝酿了10年,但初期自主产品的短缺让其失去了在乘用车市场一展拳脚的先机。

  刚上任不久,徐留平就主导了以坚持推动长安从单一微车制造商向自主轿车制造商转型为目标的一系列变革。从坚持“以我为主,自主研发”的自主创新“长安模式”,到集中打造7个轿车平台、5个微车平台、3个全新发动机平台,再到长安轿车盾形新车标的发布,轿车渠道与微车单独划分,徐留平带领下的长安在自主品牌的建设上走得不疾不徐,一步一个脚印。

  “自主创新必须要先行投入,厚积薄发。如果只考虑当期财务指标,是目光短浅的,是对企业不负责的表现,要把企业当期收益与长远发展有机结合起来。”这是徐留平的创新价值观。

  “起家靠产品,壮大靠制度。”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早年就曾提出“制度安排的作用重于技术演进自身,只有建立充满活力的新体制,才能真正做到自主创新”的观点。在业内人士看来,长安这种不模仿、不购买、不外包的独立自主创新模式,不仅让其收获了一味依靠合资得不到的核心技术,更重要的是为长安树立起了系统的研发体系与健康的企业价值观。

  据悉,目前,长安每年将5%的营业额作为研发投入,“十二五”期间累计投入490亿元,构建了中国、美国、英国、意大利、日本全球研发格局,拥有7500余人的研发团队。去年,长安品牌乘用车销量达到128万辆,其中自主品牌占比56%,连续10年实现中国品牌汽车销量第一,是中国四大车企集团中唯一一个自主品牌销量超过合资品牌销量的车企。

  “一方面,徐留平有在兵器工业部这样的国家部委工作经历,熟悉国家政策制定流程,方向把控和战略制定能力很强;另一方面,他更年轻、敏锐,掌控企业、推行战略、培养队伍的能力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在其评论文章中认为,徐留平的上任有助于以其锐气破除一汽的暮气,放手一搏。

  盘活自主任务紧迫

  去年,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股比开放长则8年,短则3~5年,国内汽车企业、自主品牌要抓住窗口期提升实力,加紧练内功。”

  目前,在众多跨国巨头、传统本土汽车企业以及造车新势力的鏖战中,中国汽车产业已经加速进入淘汰赛阶段。不可否认的是,一旦股比开放,市场将迎来又一轮洗牌。

  今年,三部委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中国要力争经过10年持续努力,迈入世界汽车强国行列。其中,关键技术取得重大突破与中国品牌汽车全面发展是中国汽车产业由大变强的必由之路。在自主板块尽快实现突破,使产品拥有市场竞争力,掌握相关核心技术,也成为“十三五”期间重点发展目标。

  特别是对于拥有“共和国长子”身份的一汽来说,承载起“汽车强国梦”的重大责任,是历史与社会赋予一汽的使命,也是反哺东北经济,以实现东北经济振兴的要求。

  “徐留平带领长安实现了快速发展,他对自主品牌的领导能力较强,这也是选择他入主一汽的原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当前摆在徐留平面前的主要问题有两个:整体上市与自主品牌板块改革。

  从数据上不难发现,2016年,虽然借助旗下合资品牌的销量表现,一汽销量达到行业第三,但一汽自主品牌发展缓慢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数据显示,一汽股份在2016年的总资产为3533.80亿元,该年度营业收入4263.32亿元,净利润274.40亿元。其中,合资企业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等业绩贡献了营收和利润的大多数。而包含自主品牌的一汽轿车总体净利亏损逾9亿元,旗下奔腾品牌共卖出7.36万辆,欧朗只销售了400多辆,红旗仅售出4800多辆。

  近两年,业内对一汽自主品牌的关注度有增无减。徐平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后,就痛下决心,针对自主品牌发展进行了一系列调整。2016年11月,一汽轿车转让其属下的红旗资产至一汽股份。随后,一汽股份红旗分公司挂牌,新公司覆盖研发、采购、生产、销售等全部业务环节。不难看出,红旗品牌的振兴,以及一汽自主品牌战略的深化改革,已经提上了历史日程。

  自主品牌销量不济的背后,是一个企业体系力与研发力的缺失。迄今为止,一汽研发体系还没有实现系统化,更没有实现全球化,这使得一汽自主品牌的发展与产品的更新缺乏源源不断的新技术支持。未来,如何构建完善的体系,提升核心竞争力,真正盘活一汽自主事业,将是接任者徐留平最迫切的任务。

  风险与机遇

  2010年,一汽集团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其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经重组设立一汽股份,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一汽集团启动整体上市的关键一步。但2016年6月,一汽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管理层发生重大变化,错过融资窗口期等原因,这一承诺无法达成,一汽股份申请将承诺期延后3年。

  实际上,目前,一汽有关解决同业竞争和公司整体上市的细则仍在探讨当中,尚未有明确时间表。相关人士透露,除了带领一汽全力以赴打造自主品牌,迅速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之外,被看作是改革派的徐留平也被寄予了大刀阔斧改革利益盘根错节的一汽,并推动一汽整体上市的厚望。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5年一汽东风掌门人的高层换防,到2017年一汽与东风在国资委支持下共建“前瞻共性技术创新中心”,再到近日一汽兵装掌门人的互调,汽车行业央企之间的频繁互动也让舆论不断出现三大汽车央企重组的猜想。

  事实上,传统汽车有很多历史的羁绊,许多企业各有布局,有技术基础,整合比较困难。历史上,不论是长安重组哈飞、昌河,还是上汽重组南汽,起初被业界寄予厚望的合作往往开局宏大,收尾潦草。

  相比之前汽车行业的收购重组,三大央企体量巨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在现有的产品和技术基础的布局下,如果贸然重组,不但有可能出现巨大风险,而且未必能达到将自主品牌做大做强的目的。

  在业内看来,得益于在长安汽车期间深耕自主品牌领域的丰富经验,徐留平履新后帮助一汽克服“老大”思想,理顺品牌关系,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与运行效率,并尽快推动一汽自主品牌重回正常的经营轨道,恐怕才是现阶段一汽改革最为务实的选择。

  在8月2日一汽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上的表态发言中,徐留平表示,新形势下中国一汽如何转型调整、如何迅速提升自主是所有问题的核心。他特别强调,要直面问题,直击痛点,大胆改革,快速行动,要振奋精神,聚精会神,横下一条心,背水一战,迅速在自主品牌上有建树。希望尽快争取通过3~5年左右的拼搏,坚决把自主品牌搞上来。